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国证道

基督徒的功课:信主、爱人、敬业、祷告、忏悔、查经、证道、赞美、团契、奉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解决人与自然的关系,需要科学神学作指导,解决人与人的关系,需要解放神学作指导,解决人与自我的关系,需要成功神学作指导,基督新教就是这样的三合一神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龙泉山下最后的基督徒  

2015-08-06 18:31:02|  分类: 见证福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66 年的冬天,龙泉山中,行走着一位老人。山风凛冽,流云变幻, 谁心思量。

  在诸多名山大川里,龙泉山实在是很平常,风景雅致,名人不多,虽有诗人吟诵“十里香风吹不断,落花如笛子萧萧”,说的也仅是近些年闻名遐迩的龙泉湖。

  入夜,紫霞山下,古镇旁,钟声轻鸣,藤蔓微扬,零散的灯影隐入夜空。谁也不知道,在这小街上,曾经住着位虔诚的基督徒。

  自成渝古道向东,文明的光华在巴蜀大地上延展,往龙泉驿的这一段路上,从民国始,西方文化就逐渐传播开来,尤其是以宗教信仰为根基的文化,被部分大众所接受。从陕西街的福音堂,到大面镇的卫理公会,再到龙泉驿的乡村教会实验区,这位姓王的基督徒,都曾留下过足迹。

  古语说乱世出英雄,并非空穴来风。越是混乱的时代,人们的生活越是艰苦。越是艰苦的生活,越能磨练对困难的抵抗力。这是中国文化里的精髓,在这种精髓里人们形成的是某种潜移默化的信仰,与任何的宗教无关。王牧师便是这种有坚定信仰的人。

  王牧师的本名叫王德全,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。她出生在离龙泉驿不远的资中县城。她出生的那个年代,正是清朝末年,民生凋敝,社会动乱,各种信仰涌入中国社会。旧的文化在崩塌,新的思想在萌动。

  她还记得年轻时的情感,不像那个时期的年轻人那般炽热,身处西南边陲,看在眼中,更多的是青山绿水。王牧师的父亲是有前卫思想的,传统的家长大多不愿意女孩子去学堂,王牧师的父亲却鼓励女儿去学堂。也因这样的缘由,王牧师的人生,才变得如此与众不同。

  “红的花,青枝绿叶我爱它;白的米,饱了我也饱了你;黑的字,先生教我读故事……”想起王牧师当年读书的模样,不禁让人感慨万千。时光的流水,如刻刀般,把历史镌刻成了现在的模样。那些年,读过的书,见过的人,欣赏过的风景,都融入了这沧桑中。如今,又有多少人能够想起这段历史。王牧师为什么最终选择了龙泉驿,作为自己人生最后的终点站。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或许,对神的信仰,便是王牧师选择这里的原因。

  王牧师从中学开始,就笃信基督教的真善美,相信医生可以医治人的身体,而基督教的神,却可医治人的心灵。“静静等候聆听主声音,犹如清泉流入我心底”,那些圣经里的故事,那些来自神灵的曲调,似乎依然停留在王牧师的脸上,化成了某种叫作睿智而慈祥的皱纹。

  高中时代,王牧师开始任教,教学生们背《圣经》、唱《圣歌》、《圣诗》, 寝食之前会庄重严肃的做一番祷告,像我们看到的那些外国电影一般,这种对神的虔诚深入她的骨髓,也让她在对基督的认识和学习上,比其她人更胜一筹。1933年,王牧师来到重庆,因为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严谨的教学态度,被推荐到了重庆的几所教会学校继续任教。

  重庆往四川之间,需要路过五驿一岗一坳五镇三街子九铺,九铺中有大面铺和山泉铺,五驿中就包含了龙泉驿。巴山蜀水之间,大大小小的驿站有200多处,王牧师的落脚处最后却停留在了龙泉驿,这不能说不是缘分。

  那时候的车马交通并不方便,从重庆到成都,陆路行走,需要花费12天。所以,在重庆的8年里,王牧师很少回到成都来,可是在她的心中,依然是有着某种牵挂。王牧师在重庆的那些年,正好是日本大肆侵华的阶段,重庆,作为当时国民政府的根基所在,接触的东西更多,见到的人事,多半是比成都这边要好得多的。可是,王牧师后来还是回到了成都。

  王牧师那颗悲天悯人的心灵,更愿意帮助那些贫穷困苦的人。所以,在20世纪四十年代,有人推荐王牧师去重庆的时候,她却拒绝了。基督教数百年来,都在传播神的旨意,在这种信仰根基下,真正的牧师所期望的目标,正是人人有衣穿,人人有饭吃,牧师们的终极任务是要改善人们的生活,消除人们的内心痛苦。龙泉山下,这里正是王牧师的选择。

  龙泉驿虽是千年驿站,经济并不发达,散居在山上和山下的,也有不少贫苦的人。王牧师的温婉细致,让本地的人群获益匪浅,不少人都自愿加入了教会。这些加入的人,不管风霜雨雪,每周末必然到王牧师的教堂参加礼拜,在如今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,很难想象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,居然还有如此坚定的人群的。

  1949年,教牧人员暂时停止了活动,本地的教会也与外国的教会脱离关系,龙泉驿的福音堂改成了卫生院。王牧师迫于无奈,传教工作只能转移到乡下,她并没有对未来丧气,坚定的信仰和独立的判断力,让她依然如故。

  我想,当时的王牧师必然想起了基督的圣人耶稣,“在世上你们有苦难,但你们可以放心,我已经胜了世界。”王牧师的决定,让那些没有信仰的人再次找到了归宿。在那些龙泉山民祖祖辈辈生长的土地上,那些贫瘠的土地,白皑皑的山岩边,王牧师迈着缓缓的步伐,在她无比熟悉的青山绿水间行走着。即便是最艰难的十年动乱期间,虽然停止了传教活动,可王牧师的初衷依然没有改变,她在默默地感化着身边的人。

  时间的转轮从未停歇,传教活动恢复以后,王牧师传教的几经周折,从山民的家中,到洛带古镇的南华宫(广东会馆),再到正式的教堂,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,教徒达到了2000多人。

  2013年的王牧师,已然百岁高龄,住在龙泉驿的敬老院。读龙泉驿本土作家胡开全《成都龙泉驿基督教史初探》后,颇有些感慨。如今却是不知王牧师的境况如何,如此坚定信仰的人,平生不见,真是惋惜备至。叹息之余,眼前忽得生出副画面,那画面里,王牧师静静地坐在落地玻璃前,身前一台钢琴,白发银丝,手腕轻抬,正是曲来自天籁的乐曲,那窗外的草地,似在此时,也是化了。

  作者介绍:宋艺海,网络作家,笔名海叔、songyihai、黄面僵尸等,四川简阳人。作品有《轻松读三国》、《那些三国英雄教你的事儿》、《龙泉山上的守墓人》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